法鲨一笑舰桥平

有的时候,死了真好。

【SK】瓦肯人从不说谎(上)

写在前面:开了个脑洞,不知道有没有撞梗。
大副经常强调“瓦肯人从不说谎”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的了,这可是宇宙中最大的谎言之一。脑洞就是关于瓦肯人为什么从不说谎,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苦衷(并不X),本期,我们将在Kirk舰长的带领下,走进瓦肯人的世界,探索瓦肯人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瓦肯人从不说谎。
Spock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。
好吧,其实并没有,但McCoy坚持他经常听见这句话。
“那个绿血大地精明显就是瞧不起我们,每天都一脸‘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’的表情。”
Jim对此只是笑笑,从学院时代起,Bones一直都看不惯Spock。
尤其是今天Spock用他一本正经的语气对McCoy说,“医生,瓦肯人从不说谎。”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和毫无波澜的语气彻底激怒了医官。
“Bones……Spock不是针对你啦,他们瓦肯人对谁都一样……”
“他们瓦肯人?”McCoy的音量瞬间提高,“Jimmyboy,你见过几个瓦肯人?!”
Jim只是嘿嘿一笑,赶紧给好友倒上酒——他还没打算把老Spock的事情告诉好友,更何况,要是让Bones知道老Spock还跟他进行了思想链接,Bones非疯了不可。
“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想的,还就看上了那只尖耳朵。”
Jim撇撇嘴,当他愿意啊!有句话说的好,爱情就像龙卷风,真要来了他也挡不住啊。
叨唠了好一阵子McCoy才放过Jim。陪着喝了不少的Jim晕乎乎地走回舱房,打算好好地睡上一觉。
高速电梯门一开,Jim就撞见了Spock。
他的瓦肯大副依旧是面无表情,抿着唇,背着手,制服挺拔一尘不染。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禁欲的气息,这对Jim来说是致命的。
“Captain。”
“Spock。”
Jim点点头打算和Spock擦肩而过,却无意间瞟见了Spock的脸颊,瞬间就清醒了一半。
“Spock!你的……脸……”
瓦肯人的背影一停,Jim追了上去,站在Spock旁边看着他的侧脸。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Spock的左脸的颧骨处有一道约2英寸的伤痕,虽然血已经止住了,但看上去依旧十分狰狞。
Jim皱着眉,这两周他们一直在航行中,没有任何外出任务,进取号上也风平浪静,他不认为有谁能把Spock的脸划个口子,也没人敢。
Spock紧紧地抿着唇,好似没有听见Jim的提问。
Jim知道他肯定听见了,他盯着Spock脸上的伤口看,身体微斜挡住了Spock的路。
“只是实验意外,Captain。”
哦,听听,一向严谨的瓦肯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!“Spock,我不是三岁小孩。”
“当然,Captain,我知道你不是三岁……”
“Spock!”Jim抬手打断他的话,“我的意思是你这句话连三岁小孩都不会信。”
瓦肯大副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真应该让Bones来看看这个场景,如果没记错,这可是Spock第一次采取了消极抵抗的策略。
“好吧,你不说我也不问了。”Jim打了个哈欠,惊吓过后困倦再次来袭,Jim开始想念他舱房里那张舒服温暖的床铺。
“Thank you,Captain。”
Jim绕过Spock,走进舱房一头扎进了梦乡,迷糊之中他还在想Spock脸上的伤痕——看着不太像是被刀片划的,倒像是被什么东西撕裂了一般,要不明天去问下Bones吧。
第二天早上Jim神清气爽地走进舰桥,特意看了一眼正在工作的Spock。可惜Spock是右脸对着电梯门,Jim无从得知Spock的左脸怎样了。
他总不可能在舰桥上当着这么多船员的面问Spock他左脸上的伤口怎样了。虽然瓦肯人总是一副骄傲的样子,但Jim很清楚他们的自尊比谁都强。
又是平静的一天,Jim坐在舰长椅上无所事事。快半个月了,除了例行的日常任务,进取号没有其他的特殊任务,Jim要做的也就是每天吩咐领航员设好航线,然后让舵手曲速一前行,带领着船员画画星云图什么的。
还有桌上的那堆公文。想起那些文件Jim就有些头痛,不是说他不务正业,实在是那些公文太枯燥了,每篇几乎都是一样的格式,一样的空洞,没有任何可以让他提起兴趣的信息。
“Captain。”Jim头也没抬地接过Spock递来的Padd,熟练地签上自己的名字。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Jim抬头看了看Spock,很好,左脸一片光滑,这让Jim有点怀疑昨天的伤口是不是他喝醉后产生的幻觉。
Spock接过Padd,也没理会Jim探究的目光,转身走向工作台。
Jim耸耸肩,也不在意,瓦肯人有点小情绪什么的很正常的嘛。
Jim就这么无所事事地一直等到换班,他伸着懒腰跟舰桥上的大家说了声Byebye便走进了高速电梯。

    等走进高速电梯Jim才反应过来——如果他没看错,Spock的右手虎口处有一道伤口,跟昨天他在Spock左脸上看到的那道伤口形状长度都很相像,就好像是那道伤口从左脸转移到右手了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瓦肯人应该没有转移伤口这项技能吧。

    昨晚由于酒精的缘故,Jim睡得很沉,睡眠质量还不错,他并不打算这么早就回舱房。一想到Spock手上那道绿色的伤口他就有些说不上来的心塞,他决定去一趟医疗湾。

    “你一走我倒头就睡了,”首席医官正低着头摆弄那些仪器和试管,头也不抬,但Jim知道Bones肯定翻了个白眼,“不过今天早上我查看了医疗记录,那个绿血尖耳朵没有来过。”

    Jim优哉游哉地坐在McCoy的椅子上,一只手不安分地戳着桌子上的那团毛球,满意地听见毛球发出了“咕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Bones,我昨天晚上回舱房,中途遇到了Spock,你是没有看到,他左脸颊上的伤口有这么长。”一边说Jim的一只手还在空中比划着,“我问他怎么回事,他竟然说是实验事故!”

    “没准就是实验事故呢。”McCoy显然懒得管好友在说什么,敷衍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不,Bones!那可是,那可是Spock啊!”Jim将毛球抱在怀里,“我的意思是,嗯,他可是Spock,聪明严谨且富有逻辑的瓦肯人,实验事故这四个字与他无缘好么!”

    McCoy觉得再这样下去,他会控制不住将金发青年踢出医疗湾的,他深吸了一口气,“可能是他和Uhura吵架了Uhura气不过一巴掌打上去指甲划伤的。”

    Jim搓着毛球仔细想了想,觉得他的通讯官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泼辣女人。

    McCoy挥挥手,一脸的不耐烦,“没什么事就赶紧滚出去,你再在这儿吵吵嚷嚷的就轮到我出实验事故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,Jim放下毛球乖乖地离开医疗湾。

    不会有人想惹Bones生气。

    Jim走在过道上,在连续跟十几个船员打了招呼后,他决定去植物园,没准Sulu在那,运气好的话他还能缠着Sulu让Sulu教他击剑。

    太空没有眷顾Jim,Sulu不在植物园,而且植物园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。Jim掐指一算,Chekov应该也值完班了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 Jim不由地感叹一下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精力旺盛,令人羡慕。

    在一堆跟藤蔓一样的植物丛后面Jim找到了一张躺椅,他毫不犹豫地躺了上去,准备打开Padd看会书。

    书还没翻两页,Jim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,夹杂着模糊不清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不是争吵,只是一个愤怒的女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一直到植物丛那里停止了,Jim转过头,绿油油的植物挡住了他的视线,他觉得作为一名舰长,如果现在跳出去只有可能给他的船员带来惊吓,所以他还是乖巧地躲在植物丛后面吧。

    Jim可以对着Bones的无针注射器发誓,他绝对不是有意偷听船员吵架的,实在是对方出现的时间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缩短了,Jim听出那个愤怒的女声应该是指挥部的Sarah,不知道为什么,她特别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做那种事?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!”

    Jim在心底“啧啧”了两声,无论是哪个男人都不愿意被女人这样指责。

    等Jim听出那个被指责者是谁时,他由衷的对Sarah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你的指责毫无逻辑。”

    Jim就算是化成灰也不可能听不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。他毫不怀疑整艘进取号上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语气说话,准确来说,是一个瓦肯人。

    看不出来Sarah还是女中豪杰啊,平常工作中文文静静的,交流中还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对于Spock的回答,Sarah只是不屑地“切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都这个地步了,Nyota还护着你,照我看来你就是移情别恋了!”

    Jim很想拔开植物看看Spock的表情,虽然他打赌99.99%Spock依旧是那张扑克脸。

    “否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敢说,你现在没有心上人?”

    Jim想起来Sarah好像是Uhura的闺蜜,而Spock是Uhura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了,在什么情况下,你会怒气值满满地去质问你闺蜜的男朋友?

    答案只有一个,那就是那个男的伤害了你的闺蜜。

    再联想一下Spock脸上的伤口,Jim觉得Bones有可能是对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真的是Spock出轨了,正牌女友Uhura愤怒一下一掌过去,然后两人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于19.73小时之前就回答过Nyota,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。”

    Jim开始有点担心Sarah会不会也一巴掌扇在Spock脸上,毕竟如果他是Sarah,他真的会想一拳揍过去。

    幸好Sarah没有这么做,不然Jim必须跳出去阻止他们。

    Sarah语气还算平静,“我不管你是怎么跟Nyota讲的,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,你有没有爱上别人背叛Nyota!”

    Jim很想给Sarah鼓掌喝彩,没准她还能跟Bones认个亲什么的,目前为止估计也只有他俩敢这样对Spock讲话。

    “...我没有背叛Nyota。”可能是Jim的错觉,他觉得Spock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回答我前半句话,Mr.Spock,你有没有爱上除Nyota之外的其他人,或者是说其他种族的人。”

    Jim看不见Spock的表情,却好长一段时间没听见任何声音。一直到他急不可耐都以为他们已经走开时,Spock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评论(7)

热度(182)